头像by我木

时间很珍贵,不要废话

【周江】坠落

看到的一份挑战文风卷子,本意是想写着玩,结果写出了一篇文。

天使周X恶魔江  私设很多 

 


1.自己惯有文风

 

下坠的速度极快,犹如陨星擦过天际的一道白线。

 

周泽楷的心情却意外的平静。

 

晴朗一片的天空,从湛蓝色染成现下的乌黑不过几秒。那细密的闪电犹如蜘蛛吐出的丝网,铺盖在上空,压得人心头发慌。

 

“轰隆”一声,犹如狮虎的咆哮,那道神雷打落下来。刺痛心骨的灼烧感漫延至他的全身,震撼天地的巨响犹如贴在他的耳旁。

 

天界的巨大浮石在不断的缩小,他不停的下坠,距离那神圣的殿堂越来越远。

 

狂风大作,平地卷成一抹风沙。黄色的沙尘,乌黑的天空,透明的雨滴,还有他猎猎作响的白色衣袍。那宽大的白色衣袖像是被吹展在空中的纱巾轻飘飘地浮在空中。

 

或者说,这一瞬间——他整个人都是仿佛无重量的、不停飘摇的。周泽楷微微抬起手,发麻的指尖直直对上神殿最上空的尖顶。他在确认和天界之间的距离,又或是在确认坠落的时间。

 

在距离地面的十米之时,他收拢在身后的羽翼突然“唰”地舒展开来,在狂风暴雨里展开了全形。但与那些大天使不同,他翅膀上的羽毛并非完全的纯白,而是泛上了灰蒙蒙的暗色。

 

像抛弃纯白的堕落。

 

周泽楷的脚尖点地,收拢了身后的羽翼。

 

“堕天很难?”他抿了抿唇低头看了一眼手心的暗纹,莫名补了一句,“可我还活着。”

 

 

2.黑暗文风

 

周泽楷稍稍踏入魔界的地盘,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。攀附骨髓而上游的阴冷,像是在侵蚀残留的光明。

 

焦黑色的土地散着死气,不远处的潭水冒着咕嘟的响泡,蓝绿色的植被嵌在潭边。周泽楷知道,这片大地充满危险。暗红色的树木根底盘踞着的毒蛇正吐着信子窝在角落,随时等着将猎物吞入肚腹。

 

他没停步,也不肯回头,带着近乎偏执的倔强走进了这片古怪的森林。

 

鼻息之间突然窜进了一点腥气的鲜血味,周泽楷还没来得及细想,他的脖颈处便已经被尖锐的指甲抠了进去。

 

“真是天使啊——”偷袭他的家伙凑在周泽楷的耳边低声说,低哑而暧昧的语调是恶魔难以去除的特点。

 

指尖又滑了滑,对方顺着脖颈上跳动的经脉狠狠磨蹭了几下。像是下一秒,就要品尝那四溅的神血。

 

白色的神袍如果被红色的鲜血浸泡,冷硬的心脏如果被埋入情欲的土地,那一定是绝美的场景。恶魔这么想着。

 

他又忍不住低头俯身道:“听说天使的血液对恶魔来说是天生的补品。”

 

“哦?”周泽楷挑眉,隐忍的暴躁在脑海翻滚。周泽楷终于不满这被动的姿态,他沉默地打了个响指,神火便从指尖窜出。

 

火光倏地照亮了四周,在黑暗里成了唯一的亮源。

 

恶魔这才看清对方,白皙的脸颊,上挑的桃花眼,薄而性感的嘴唇。他之前只听别的恶魔说“天族出美男”,却从来只是听听。当真面对的时候,竟然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

周泽楷毫不费力逃脱了束缚,甚至以压制性的武力反击倒了对方。他一手扼住对方的喉咙,一边冷漠的准备加力扭断他的喉头。

 

谁说的恶魔比天使恐怖?

 

3.KUSO

 

“如果我说对你一见钟情了,你会信吗?”江波涛的话以极其困难的状态从咽喉冒了出来,他的指甲甚至忍不住扣紧了对方的手腕。

 

周泽楷不解的看了他一眼,勒紧他脖子的手却突然一松,嘴上却毫不留情的回他:“不信。”

 

“……”随口一说,这天使居然还真动摇了。

 

江波涛趁机猛吸了一口空气,窒息的感觉总算消退了点。他听着周泽楷的问话,眼珠子突然一转,身后的黑色三角形尾巴轻轻一勾,就讨好的缠上了周泽楷的腰部。

 

小恶魔的尖牙露了出来,他干涩的声音响起来:“天使先生,我保证我说的话都是真心的。”

 

“怎么证明?”天使垂下眼,他放下捏住对方脖颈的手,转而用手指戳了戳小恶魔的尾部。软软的尾骨被捏在他的手心,又软又带着新奇。

 

敏感带被突然的挑逗,江波涛浑身一震,差点就想遵从本能咬住对方作乱的手指。但现下保命最要紧,于是强忍着不适赶紧回答了对方:“天使先生,我会忠诚的跟在你身边,绝对不逃跑。”

 

然后趁你不注意,一爪子挖了你的心。恶魔暗笑。

 

周泽楷低头思考了下似乎信了他的话,于是淡淡回道:“哦,也好,我正缺少带路的。”

 

“啊?”江波涛却一脸懵,缺少带路的关他这恶魔什么事?

 

周泽楷只是默默地捏住对方的尾巴尖端,当然,他绝不会说他只是喜欢那尾巴好摸的触感。紧接着他扬手一抽,大喝一声:“驾!”

 

“……”他又不是天马,他是恶魔啊!江波涛恶狠狠的瞪他一眼。

 

周泽楷看出他的不满,于是琢磨着换了别的指令:“去吧!大恶魔!”

 

“……”他又不是皮卡丘?他是恶魔啊!

 

诶等等,皮卡丘又是什么啊?抱着这个无解的问题,江波涛纠结的向前飞去,身后的周泽楷揪着他的尾巴一路跟着。

 

 

4.翻译腔

 

“哦!真见鬼。这地方怎么变得这么破烂。”江波涛这么说着,一边准备走进面前这黑黝黝的山洞。

 

身后的周泽楷手里还拽着他的尾巴,他的神情不算好,带着一些谨慎的防备。

 

江波涛看了他一眼,无奈的耸了耸肩,好声好气道:“我的天使先生,我们或许应该坐下来仔细谈谈。听着,这地方算是我的其中的一个领地,只是好久不来了,不会有危险的。”

 

周泽楷挑了挑眉,他打了个响指,“哗”的一声神火开始窜动。那流窜着的金黄色神火,照亮了这个洞穴。

 

江波涛却顺着这亮光又将对方英俊无比的脸庞映入了眼眸。他的心脏“咯噔”一下,犹如有人站在岸边狠狠将手中的碎石子投入了湖底荡开一圈圈涟漪,他慌忙低下头,心想:真该死,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。

 

5.少女或者小清新

 

他们走进了那处洞穴,随着深入的前行,周泽楷的眼前风景开始以不可思议的样子变化着。

 

魔界本该是充满阴凉与绝望的地方。

 

但他不曾想到,在一个恶魔的居处,他会看见从未见过的花海。这个地方明亮又美丽,周泽楷心念一动便收起了手中的神火。

 

他看了看四周,那粉嫩的花瓣在这小洞天里漫天飞舞,鹅黄色的花蕊明亮又吸引人。诱惑人的花香充斥着整个空间里,这味道虽然浓烈却不刺鼻,反倒令人感受到了舒适与心安。

 

站在周泽楷身边的江波涛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一如往常那般往下一扑便抱住了一堆花草。他似乎极其喜欢这些,还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花瓣,掩不住发自内心的喜爱。

 

站在一旁的周泽楷忍不住问他:“这些花是什么?”

 

江波涛抬起头,黑色碎发里的弯弯恶魔角随着他的动作来回晃,他用着清亮的声音回答:“安神花。”

 

周泽楷一怔,像是被这过于明快与欢乐的语气感染,忍不住抿唇一笑。他说:“你的嗓音很好听。”

 

江波涛却顿时一窘,忍不住猛咳嗽了几声,又压着嗓音凶凶的嘟囔了一句以便于掩饰。

 

周泽楷却走近他蹲下了身子,他摸了摸江波涛的额头问他:“想跟我回天界吗?小天使。”

 

 

6.苏苏苏苏苏苏苏

 

江波涛猛地抬起头,讪讪一笑,逃避似的反驳:“天使先生,你在说什么呢?我可是纯正的恶魔。”

 

“可你的身体里有属于天使的血液。”周泽楷凑近他,装模作样的嗅了嗅味道。

 

江波涛下意识后退,却忘了他此刻的姿势是半蹲着的。一后退就失了重心,直接倒在了那片花海里。

 

周泽楷靠过去,白色的神袍宽袖飞扬。他伸出手指撩开对方的碎乱的刘海,只见得江波涛的额心露出一个复杂的咒印痕迹。

 

江波涛震惊于被对方看透这道咒印,断断续续的话脱口而出:“你、你怎么知道?”

 

周泽楷耸了耸肩,淡然的回答:“这咒印太浅显,一眼便看穿了。”

 

“天使和恶魔的混血被魔界的家伙发现,也只有死路一条。”江波涛梗着脖子说出了这现实又残忍的话,脸色却不怎么好。

 

“你有的选,回天界。”

 

江波涛笑了一笑,露出了尖尖的虎牙,他又甩了甩身后的恶魔尾巴,自嘲道:“我这样子出现在天界,还不是被天使一道神火燃烧干净的结局?”

 

周泽楷认真的看了江波涛一眼,没说话。他只是伸出食指点着对方的额心,然后闭上了那双桃花眼。他嘴里低低念了几句复杂繁琐的咒语。身后的巨大翅膀又簌地张开,这一次却带着之前从未出现过的淡淡金光。

 

江波涛沐浴在这温柔的金色光晕中,他觉得自己浑身都暖洋洋的,就仿若得到了新生。

 

他看到自己身后细长的黑色尖尾在慢慢的消失,额头上的黑色恶魔尖角突然有了金色的润色。背后瘦骨嶙峋的黑色骨翼突然被注入了新的力量。它开始延伸,开始变的骨血丰满,虽然不像对方拥有大部分的白色羽毛,但那突然增添的黑色羽毛,也异常的华美。

 

周泽楷慢慢睁开了眼睛,虽然做好了准备,但乍一眼看到江波涛的巨大变化,也不免愣了一下。江波涛自己更是不敢置信。

 

他们对视了一眼,这一眼皆是风华。

 

在漫天的花海里,安神花的粉嫩花瓣随风飘扬,花香四溢。有风窜入洞中,吹动江波涛的发丝,他金色的恶魔尖角配着他突然的挑眉一笑,说不尽的诱惑。江波涛似乎是无意间展开了身后黑色的宽大羽翼,他是黑色的却又同时拥有华美的金色。

 

“噗通”一声,是心脏突然狠狠的跳动。

 

周泽楷听见自己说:“我好像知道一见钟情的滋味了。”

 

7.一看就有病

 

“老叶,真的玩这么大?”黄少天坐在麻将桌旁边,一边摸着麻将牌,一边担忧。

 

“怕什么,小周愿赌服输啊。说好了输的人去堕天。”

 

喻文州抚了抚头上带着的天使金环,一边喊了一声“七筒”,又看了眼桌面上的牌,于是又加喊了一声“杠”。

 

一听这话,叶修顿时将白色的神袍袖子撩了上去,怒道:“文州,你是不是偷藏了牌?前几局都是你赢,我就不信了……”

 

“糊了。”王杰希瞪大了眼连带着他身后的大翅膀也下意识扇动了几下。他刚刚好像不小心拆了叶修的台子。

 

叶修咳了一声,假正经道:“上帝说忘却前尘,那我们就忘刚刚说的一切。让时间停在此刻,输的人掏宝石。”

 

天使们面面觊觎,然后又默契的假装淡然地掏出了衣袋里的小宝石。

 

黄少天不知怎么的,突然就有些良心不安,一手摸着心脏,一手做了保佑的姿势,直念叨:“我们可真是太坏了,小周输就让他去堕天,我们输就只掏出宝石就行。”

 

“你也知道啊。”周泽楷冷硬的说,然后他牵着江波涛的手,一步一步踏入了天界的殿堂,他抿了抿唇角然后对着身旁的江波涛又说道:“回家了,小天使。”

 

在浮空石上坐着打麻将的四位天使来回打量着他们两个,叶修摸了摸下巴刚想八卦一场。就见着——周泽楷大天使哇的吐出一口血,倒在了天界的殿堂之上。

 

叶修这才意识到:堕天,是玩的是有点大了。

 

8.喜欢的写手文风

 

这世界总会遇见千千万万的人,有些擦肩而过,有些敌对而视,有些注定是分离。这些人形形色色,江波涛没有一个记得住。

 

他不对他们抱有期待,他也不求任何精彩的过程,所以才能不求结果。

 

可是周泽楷对他来说不一样。

 

江波涛趴在床边望着对方出神,彼时的周泽楷仍然陷在昏迷中却仍安静优雅。他想,周泽楷太完美了,好看又强大。所以他怎么可能不心动呢?

 

一见钟情也不是谎话。

 

周泽楷比他幻想的任何一个天使都更为迷人,尤其是初见的那一瞬间。神火明明灭灭,周泽楷精致的五官在那光晕里显得十分俊美。那时候,他的指尖划过周泽楷的脖颈,心里却是想往上游移,如果能停留在那丰润的唇瓣上,该有多好?

 

周泽楷睁眼的时候,正看见江波涛长长的睫毛颤抖了几下。他们又一次对上了视线,却是在江波涛偷亲自己的尴尬时刻。

 

江波涛的嘴唇软软嫩嫩,触感让人忍不住轻舔上去。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,周泽楷伸手将想要离开的江波涛又拉回了身边,然后按住他的脑袋,又狠狠接上了一个深吻。

 

他们分开的时候,江波涛忍不住来回晃了晃脑袋。如果他身后的恶魔尾巴还没消失的话,那他一定忍不住在来回摆动了。

 

江波涛佯装镇定,还伶牙利嘴的反问:“你这爱占人便宜的天使,是不是已经喜欢上我了?”

 

 

9.向原著致敬

 

“嗯。”周泽楷说。


-END-


仔细一看发现自己超中二呢【沉思

评论(31)
热度(230)

© 懒熊 | Powered by LOFTER